给农产品定制数字“身份证” 区块链溯源技术能否让“李鬼”让道?

  阳澄湖大闸蟹、五常大米、西湖龙井、定西土豆……相信许多消费者对这些区域性的农产品品牌都耳熟能详。但是,作为所属品类中的优质代表,这些农产品多年来一直备受“李鬼”困扰,消费者在购买时难以辨别。

对于农产品行业的这一痛点,腾讯于8月5日启动了“安心农品计划”,并发布腾讯安心平台,依托腾讯云技术,围绕农产品溯源、行业标准制定等,为每一件商品定制专属“身份证”,让商品全流程“来源可追、去向可查”。

实际上,腾讯并不是第一家注意到农产品行业这一痛点,并希望通过区块链溯源技术来解决的企业。过去几年中,阿里推出了“蚂蚁链”,京东推出了“智臻链”。除此之外,众多细分领域的小厂商们也早已开始布局。

区块链溯源技术能带来什么?

西湖龙井,我国十大名茶之一,产于浙江省杭州市西湖龙井村周围群山并因此得名,有1200多年历史。腾讯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陆诗雨是一位来自浙江的姑娘,她告诉记者,家里许多长辈都是龙井茶的茶农,而她自己从小也在茶园里帮农。

“大家知道每年龙井茶都是限定的产量,今年和去年因为疫情的影响,可能只有五六百吨(产量),往年正常也不超过1000吨,但市面上能够买到叫‘西湖龙井’的茶叶,可能是这个数字的三倍以上。”陆诗雨说。

虽然许多经销商会通过二维码、防伪码等方式,来证明龙井茶的真伪。但是二维码的造假难度较低,龙井茶生产流通过程长,仍然无法杜绝不同产区茶叶真假混卖的问题。而市面上泛滥的“冒牌货”,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消费者对于西湖龙井品质的认可。

无独有偶,普通螃蟹到阳澄湖“过一趟水”就变成了阳澄湖大闸蟹;菜贩子们开车“绕道内蒙古”后,普通蔬菜摇身一变成了寿光蔬菜……多年来,农产品在生产、加工、分销、消费等环节,假货窜货、数据孤岛、供应链数据断裂等痛点依然存在。

这些“李鬼”让企业、消费者、政府等各方都深受困扰。腾讯安全副总裁杨光夫表示,区块链技术具备数据不可篡改性和隐私保护性,突破了传统跟踪平台信息不够透明的劣势,将农产品从生产到销售各个环节信息全部实时上链,以“一物一码”的形式为消费者提供全透明的农产品质量把关。

在陆诗雨看来,区块链溯源技术不仅仅是给农产品定制了专属的身份证,更重要的是能够将其生产、制作、流通的全过程,通过多维的视角和技术展示给消费者,从而构建起消费者和农产品之间的信任。

“西湖龙井茶是有很多产地、产区的,它的一级产区和二级产区之间的距离很近的,经常就是隔着一条马路,但是价格能差到五六倍以上。作为一个茶农的女儿,想告诉大家的是,其实茶青本质上是差不多的,一款茶叶好不好,除了产地,其制茶的工艺也很重要。所以区块链溯源技术中的‘溯’很重要,不仅是追溯它长在什么地方,还能看到它生产、制作、流通的全过程。”

区块链+农业”面临哪些难题?

所谓区块链,本质上是一个共享数据库,存储于其中的数据或信息,具有“不可伪造”“全程留痕”“可以追溯”“公开透明”“集体维护”等特征,最早是应用在比特币等虚拟货币中。随着区块链技术的不断成熟和价值不断被挖掘,其应用场景目前已经延伸至记录公证、智能合同、证券、社会事务等方面。

对于“区块链+农业”,近几年许多互联网公司也在尝试,除了腾讯的安心平台外,阿里也推出了蚂蚁链、京东推出了智臻链。除此之外,还有众多细分领域的小厂商们也早已开始了布局。

不过,区块链技术作为一项新技术,在落地农业场景方面并不容易,面临着技术和需求等多方面的问题。

区块链追溯系统的核心是数据,对于整个系统来说,基础数据获取这一方面,尤其是农业生产过程中的‘最后一公里’的数据获取比较困难”,中国农业科学院农业信息研究所智能农业技术研究室主任刘升平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再就是消费者端数据的追溯也比较困难,系统需要高频的需求,比如三鹿奶粉事件之后,我们搭建了国家婴幼儿奶粉的追溯平台,把所有的乳企都纳入进来了。”

实际上,除了农产品数据获取和使用频率等问题,“区块链+农业”的成本也是外界较为关注的点。以甘肃省定西市的马铃薯为例,在腾讯安心平台支持下,当地建立了产地编码规则有规范、生产档案有记录、产品包装有标识的马铃薯区块链溯源信息管理平台,每一个马铃薯都有了一张“身份证”。消费者扫码可以看到这颗马铃薯何时施肥、何时浇水,在哪里质检,在哪里包装等信息。

甘肃定西马铃薯扫码体验 图片来源:腾讯提供

 

那么,定制专属”身份证”的成本高吗?区块链溯源技术是否更适合红酒、高端水果等高净值产品?应用于土豆、白菜等农产品是否具备性价比呢?

对此,腾讯安全副总裁杨光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区块链溯源的确需要考虑ROI(投资回报率),实际上任何一个产业,如果ROI不划算,那么是很难进行下去的。利用区块链溯源技术去溯源农产品,其实可以多个角度去考虑它的价值。”

杨光夫认为,对于农民或加工厂来说,若使用区块链溯源技术后,能将其产品的价格有所溢价。比如原来只能卖19块钱的,加上数字“身份证”之后可以卖到20块钱,而数字“身份证”的成本是2毛钱,那么,对于他们来说这就是赚的。

“另外就是消费端,消费者买这个产品的时候会不会扫码看。如果消费者不太关心,印100万个码只有一半是有效的,那我觉得这样就不划算。再从政府的角度来看,在150个商品中检出1个有质量问题的,就具有价值,因为任何一个出现质量问题可能都会对消费者产生身体上的一些损害。”杨光夫告诉记者,区块链溯源技术的价值需要从不同角度去衡量。

    免责声明:
      此文内容为第三方自媒体作者发布的观察或评论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图片版权归作者所有,且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北京新型智慧农业研究院无关。文章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