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会强:关于高质量建设绿色数字乡村的思考

  前言:日前,由北京物联网智能技术应用协会、河姆渡主办,北京新型智慧农业研究院承办的2021新基建赋能数字乡村建设高峰论坛暨项目资源对接会在聊城举办。会议邀请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程会强做主旨演讲:

<以下文字根据程会强研究员演讲内容整理而成>

大家好!很高兴来到聊城,与大家一起讨论数字乡村的建设。下面,我想从三个方面谈一谈对数字乡村的思考:一是数字乡村的战略定位;二是对于数字乡村的精准落脚点;三是对下一步高质量推进绿色数字乡村建设提几点建议。

一、建设绿色数字乡村助力高质量乡村振兴

1.数字乡村建设是全球数字技术应用发展的大势所趋

在世界范围内,近80%的联合国成员国为老年人、残障人士、妇女和贫困人口提供了具体的数字服务,84%以上的国家能够提供至少一种在线服务,全球平均水平为14种。电子政务指数的比例为:欧洲58%、亚洲26%、美洲12%、大洋洲4%。可见数字技术在全球的应用场景非常广泛,发展数字乡村在全球范围内是大势所趋。

2.数字乡村是我国数字化、绿色化转型的内在要求

从国内的情况来看,数字乡村建设是国家绿色转型、数字化转型的内在要求。全国14亿人口中,网民达到了9亿人。数字经济已经成为经济增长的重要引擎。从90年代我国电子商务兴起,到现在直播带货的火热,电子商务的发展促进了电子政务—数字政府—数字经济—数字社会的发展。

3.数字乡村建设关系到高质量乡村振兴

1978年,我国城镇化率大约是17.9%,现在最新的数据已经超过了60%。2020年全国第7次人口普查显示,我国乡村人口约有5.1亿,占总人口的36.11%。到2030年,我们还有4.35亿人在乡村;预计即使再过30年,还有2亿多人在乡村。并且随着三胎政策的开放,农村人口还会有大幅增加。所以,数字乡村的建设关系到高质量的乡村振兴。

4.数字技术对乡村治理带来结构性变化

数字乡村是数字技术在乡村治理中的场景应用,数字技术与各领域深度融合,对乡村治理理念、治理结构、运行机制、行为模式及资源配置带来了深层次的结构性变化。建设数字乡村,是构建新发展格局、推动农业农村高质量发展的现实需要,是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构筑乡村振兴新优势的战略选择。

总之,我们现在所处的新阶段,可以用“三个五”来概括:一是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生态文明建设五位一体的总体格局。二是“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五大发展理念,特别是绿色发展,贯穿于其他发展领域之中。三是“新五化”,即在原来的“四化”(新型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基础上,增加了绿色化。建设绿色数字乡村就是将绿色化、信息化贯穿于数字乡村建设的全过程,这将成为高质量实现乡村振兴的重要支撑。

二、数字乡村需要立足地情,以村为基础推进

数字乡村的建设必须要因地制宜,以村为基础来推进。现在在乡村治理方面,我们做了很多大数据的分析,但是很多大数据分析是服务于政府的,数字乡村建设需要面向群众,补齐为农民服务的短板。

1、企业参与数字乡村推进

如今,大量企业从自身角度入手,开展了很多实际项目,比如“腾讯为村”项目,让老百姓通过数据平台得到切实的实惠、服务和受益。同时,央企也开始进入数字乡村的建设行列,如中国联通近期就在山东济南召开了数字乡村推进大会,发布了《中国联通数字乡村白皮书》和数字乡村产品手册。提出的“联通数村”平台,要集中发挥数据和信息的扩散效应、集聚效应、溢出效应和普惠效应,来实现千兆网络新基建的建设、云网融合新平台的构建、乡村产业新应用的打造和信息惠民新服务的提供。同时联通还提出了四项具体工程,可以说涵盖了当前数字乡村建设的全方面,是全场景的应用:

千兆连接新基建工程——“一朵云”“千兆网”“万物联”,升级“千兆网络”,推广“智慧大屏”,建设“无人农场” 。

乡村治理新平台工程——“联通数村”平台,在智慧党建、乡村组织、政务在线、平安乡村、村务管理等解决方案与服务中挖掘大量的成功应用。

数字应用新服务工程——提供数字化治理服务、产业服务、民生服务、属地服务的解决方案,并通过落实数字乡村联络站、辅导员,做农民身边的数字技术服务专家。

“三农”合作新生态工程——提供智能终端、智慧大屏下乡、金融补贴、以旧换新、特色农产品直供采购、新农民特色培训等。

2.数字乡村建设的难点

从整个国家数字乡村建设的难点来看,主要是存在电子数据碎片化、业务应用条块化、协同对接不到位、跨部门跨层级跨地域数据难共享、业务协同和公共服务堵点难点未根除、数据要素资源经济价值和治理功效尚待充分挖掘等共性问题,因此亟须健全规范化、常态化、系统化、高效化协调发展的数据治理工作体系和推进机制。

除了以上共性问题,数字乡村建设最核心的问题还是人的问题。数据来源于人,服务于人,但是当前农村的“空心化”问题十分突出,农村人员外流的速度不断增加,很多村庄人员外流的速度超过了其自然增长速度。

过去农一代的核心利益是土地,但是现在农二代与土地的关系在弱化,他们更关注的是获得就业和收入,于是出现了“农民工”这个过渡阶段的特殊现象。

从教育程度来看,农二代大专及高中以上学历占比明显高于农一代,但是农二代回乡创业或定居的比例在减少,他们更愿意在城市买房、安家。这是目前数字乡村建设面临的最核心挑战。

三、高质量推进绿色数字乡村建设的建议

1.强化数字乡村数据资源的高质量有效供给

以“新基建”中“大数据中心”建设为抓手,统筹协调电子数据资源和基础设施资源,构建统一标准、技术规范、安全保障、运维监管的数字乡村共建体系,加速推进电子数据的有效供给。

2.加强数字乡村相关部门之间的业务协同

建设统筹利用数据共享平台、政务服务平台、协同办公平台,推动网络通、系统通、业务通、数据通、服务通。实现跨层级、跨地域、跨系统、跨部门、跨业务的协同管理和服务,打造全面网络化、高度信息化、服务一体化的数字乡村建设新形态。  

3.加强数字乡村公共数据资源的有序开放共享

提高公共数据开放范围和效率,发挥重大共性数据应用的牵引作用。目前数据应用最好的是气象数据,从国家到地方气象局的数据都是无偿开放的。但是很多专业化的数据开放还难以实现,所以需要建设信息化应用服务基础设施体系,配合大数据中心,培育分布式、专业化数据治理、技术开发和第三方公共服务,赋能数字乡村经济社会发展。

4.挖掘潜能提升数字乡村公共服务能力

数字乡村建设最终是为了服务好农民,所以要持续挖掘数字乡村服务潜能,不断推进数字公平、服务公平。特别是要提高教育、医疗、文化、养老及环境治理等领域数字化水平,加快弥合城乡数字鸿沟。通过开展公益性技能培训,提高脱贫地区数字应用能力,特别是提高老年人享受智能化服务的水平,让数字公共服务更有温度、更有效力。

5.强化数据安全使用的制度保障和市场监管

数据的应用和安全保障是相辅相成的,我们希望有效利用数据,但是也不希望数据被滥用,给我们生活带来骚扰。所以要加强政策引导和法律规范,加大等级保护制度实施力度,完善数据要素市场监管。健全数据资源管理体制和运行机制,完善数据标准、产权保护、数据交易、隐私保护等相关法规政策。建立数据的合法采集、合规交易、开发应用等行为规则,通过构建网络安全应急预警体系,加强系统日常管理和运行监测,不断提升数据产品服务的自主可控水平和网络安全防护能力。

6.加快数据资源赋能乡村经济社会创新发展步伐

充分发挥公共数据的基础资源和创新引擎作用,推进公共数据有效供给、有序开发利用,释放要素潜能,实现公共数据对乡村经济社会的融合驱动。以信息流带动服务链、激活资源链、增强价值链、延伸产业链、丰富供应链、提升人才链,催生乡村经济社会发展的倍增效益。 

无论是数据资源的应用,还是数字乡村的建设,关键是打造一个创新的生态系统。通过这种创新,让下一代农民掌握现代科技,改变过去“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状态。

建设数字乡村不是目的,它是改善农村公共服务、增加农民参与,提高乡村治理透明度、公共效力的一种手段,最终是要让所有的农民生活更美好。数字乡村未来的发展方向是实现农业农村可持续发展的数字新常态。  

    免责声明:
      此文内容为第三方自媒体作者发布的观察或评论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图片版权归作者所有,且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北京新型智慧农业研究院无关。文章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