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头们争相布局“农产品供应链”,代表企业有哪些?

导语:在布局农产品供应链的路上,2020年可谓是各大头部生鲜企业们竞争激烈的一年。农产品供应链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概念?在不同的环节上,有哪些代表企业?

今年6月,阿里宣称,今年内将在山东等5个省建设数字农业集运加工中心(简称产地仓),届时将形成全国农产品五大集运枢纽,在多个省会城市打造20余个销地仓。“产地仓+销地仓”模式,一张数字化的农产品流通网络将初步成形,一年可以支撑100万吨生鲜农产品新鲜送往全国餐桌。

在布局农产品供应链的路上,2020年可谓是各大头部生鲜企业们竞争激烈的一年。解决疫后“滞销”、助力脱贫攻坚、直播卖货大热、电商再度崛起……每一个热点对于现存的农产品供应链解决问题的能力都是一种挑战。

农产品供应链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概念?在不同的环节上,有哪些代表企业?

农产品供应链是什么?

完整的农产品供应链是一个较为复杂的概念。从产地原材料开始,经过制造环节,制成最终产品,再通过销售环节(包括了批发、分销、零售),最终抵达终端消费者的手中,环节与环节的串联,由农产品信息流、物流、资金流串联,这一整个功能网链结构就是农产品供应链。

之所以有农产品供应链的出现和不断优化,目的是为了给容易损耗的农产品降低损耗成本,实现盈利增收。所以,也可以说,农产品供应链的出现,是一种生鲜盈利解决方案。

完整的农产品供应链的核心环节包含了生产加工、销售、消费。

这几个环节中,角色较多的是销售环节,通常分为田头交易、产地农批市场、销地农批市场、生鲜零售端(社区店、夫妻店、商超、菜市场、食配企业)等。

而源头的产地环节顾名思义是生产和加工者的角色,包括了农户、养殖种植、农场、加工厂商等。

终端消费者,则包含了个体消费者和餐饮企业。

这些仅仅是农产品供应链核心环节,要使这张网络互相连接,产生联系,还需要信息的传递、资金的往来、产品的流通,这些也正被称为供应链的信息流、资金流、物流。

信息流:除了产地产品信息、价格定位的传递,还包括了一个反向供应链的概念,即从终端消费者层层传递信息给前端的生产者。传递的信息包括订货量、产品需求、单品均价制定依据等。

资金流:不同于物流的顺时针推进,资金流往往是后一环节传递到前一环节,关键的流程主要是集采付款、批发付款、自购付款、终端消费付款。

物流:也就是常说的物流,分拣、包装、运输、冷链、配送等都属于这个流程,推动供应链各环节之间的递进。

整个农产品供应链鲜活的原因正式由这些“动作”带来的,而巨头布局的农产品供应链,也是在这些促活供应链的环节上建立起来的。

农产品供应链各环节布局了哪些企业?

目前,巨头们的布局覆盖全链路,包括在上游的农产品生产环节、中游的流通物流环节、下游的零售终端。

农产品生产环节:自建种植基地

在上游的农产品生产环节,分为农资(淘宝农资、京东新通路等)、生鲜农副生产(三全、蒙牛、伊利等)和农科支持(天天学农、芝华数据等)。

上游环节主要是原材料的生产,因此围绕生产和生产辅助是巨头们的战略布局。头部平台自建种植基地,从源头推广标准化。

拼多多从产地种植入手,和云南文山当地的农户共同推广雪莲果,发现雪莲果的种植非常原生态,拼多多和云南农科院合作,制定了雪莲果的种植标准;研究制定电商类鲜花产品的分级和物流包装标准,鲜花以ABCDE分成5级,按照不同级别匹配不同的价格,给予不同的标识和推广资源。

伊川县人民政府和洛阳农发集团、京东农场合力打造洛阳农发京东农场伊川富硒小米种植基地。富硒小米种植基地坐落在伊川县硒元素富集区——葛寨镇葛寨村,一期占地面积2000亩,辐射带动10000亩。洛阳农发集团按照“公司+基地+农户”的经营模式,采用集约化、分品系的种植模式,使产品具备绿色、富硒的特点。为了实现生产过程的可视化、透明化,基地借助物联网、区块链、人工智能等高新技术,打造全程可视化溯源体系,实现对谷子种植、小米加工、仓储、销售等环节的监控。

盒马鲜生在日日鲜这一蔬菜自有品牌上,已经实现了自建种植基地。大概模式是盒马采购员向基地提出采购标准,基地按照采购标准来制定种植标准,比如,采购团队向基地提出要多少厘米长的油菜,基地就根据这个标准去控制生长时间。

去年5月,盒马宣布拿下全国500家生鲜基地,并持续在全球范围内拓展更多的优质农产品基地。在10月阿里数字农业宣布创投1000家产业基地。按照当时披露的数据,盒马已经有近三分之一的生鲜商品来自战略合作的基地,品类覆盖果蔬、肉禽蛋、海鲜水产等几大品类。

流通物流环节:加码冷链物流和生鲜供应链投资

相比于上游,中游因涉及的角色多、环节多,作为整个链路中的核心环节,受到很多巨头的青睐。中游主要涉及的是批发市场(新发地、海吉星等)、2B供应链(包括面向农批贸易商供货的寻农在线和面向餐饮供货的美菜、宋小菜等)、冷链物流(顺丰速运、中通)等。围绕农产品的销售和保障销售,从中游多环节多痛点的问题入手,提供解决方案是巨头在这布局的突破点。

近年来,阿里、腾讯、京东等电商平台纷纷进入,不断加码冷链物流和生鲜供应链投资。此外,在此次疫情期间,冷链物流也引发了投资者的关注。

目前传统冷链已经满足不了如今市场的需求,以果蔬为例,冷链过程断链比例高达67%,损耗量高达15%(美国的损耗量约为5%),损耗价值超过500亿元,造成了巨大的浪费。此外,初级生鲜农产品冷链物流配套服务相对欠发达,冷链需求缺口最大。

因此,冷链物流需要不断地对基础设施补强,才能适应快速发展的电商业务和进阶中的中国农业。有行业分析师认为,2020年中国的冷链物流行业将会突破4500亿元,并且保持每年稳定增长。

零售终端:多业态并存,发展迅速

下游的零售环节主要围绕的是如何更好地促进消费,消费场景的多样化是巨头在供应链销售零售端布局的竞争内容。农产品在零售端主要有零售便利(谊品生鲜、永辉超市、大润发等)、电商(京东生鲜、本来生活、拼多多等)、O2O(每日优鲜、叮咚买菜、饿了么等)和线上+线下新业态(盒马生鲜、超级物种等)。

阿里旗下饿了么近日在杭州发布了“智慧菜场六大标准”,其中包括食材安全可溯源、选品智能管理、数字化营销、30分钟履约配送体系、支付新技术、全场景数字化管理等内容。目前,首批智慧菜场已经改造完毕,在浙江宁波、湖州、杭州等地上线,据悉,今年,饿了么还将依照上述标准完成100个城市的传统菜场改造工程。

《2019年第三季度中国移动互联网行业发展分析报告》指出,生鲜电商领域经过洗牌之后,一线城市逐渐形成了“631格局”,每日优鲜、盒马鲜生和其他玩家分别占据60%、30%和10%的市场份额。中国生鲜电商仍处于高速发展期,未来3年,会保持年均35%的增长率。生鲜电商不断有创新模式涌现及新玩家入局,多业态并存,发展趋于稳健且良好,为农产品的销售提供了活力。

供应链全链路整合,构建“产、供、销”一体化

除了拿下上中下游的重要节点环节,我们在前文提到的阿里布局的产地仓是一种对供应链全链路的整合模式,通过在不同环节建立仓库、优化物流,形成全渠道零售+全链路物流的模式,减少损耗,保证品质,扩大销路。

盒马CEO侯毅早前提过“新农业”的概念,希望把农业变成订单式农业、变成标准化农业。订单农业也称之为数字化农业,即围绕着生鲜构建从上游基地、中间加工、下游门店,到末端即配的全链路业务模块,每一环节都是数字化的、可追溯的。

盒马从生产端,让过去靠天吃饭的农民,得到从选种、播种、除草到灌溉、施药等过程的数字化指导;在供应链端;通过盒马的大数据,合理安排从采购到销售的供应链流程,让各类生鲜和各地特色农产品更高效地流通;在销售端,集合盒马大店、盒马mini、盒马APP、盒马天猫店多个渠道的力量。

而在全国配送的旗舰店开出后,盒马数字农业的上中下游完全打通,既有基于门店的即时配送,又有基于大仓B2C的全国销售渠道,形成了一套更加完整的“产、供、销”一体化的生鲜模式。

京东农场的数字化农业探索起始于2018年,京东农场通过与各地农场合作共建高品质生产基地,深入种植前端开展生产标准化和规范化探索,搭建从田间到餐桌的全程可视化溯源体系,有效从生产端提升农产品质量和品质,其后又推出“京品源”品牌,搭建起产销全流程服务体系,助力传统农业在品牌、产品、渠道、营销等方面对合作项目进行全面的支撑。在新基建大潮下,京东农场正在化身“数字农业引擎”,助力中国农业进驻数字化时代。